著名电影演员夏梦去世电影是她一生的梦想

女性时尚 2019-10-09194未知admin

  去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83岁的表演艺术家夏梦获华语电影终身成就奖。在特别录制的短片中,夏梦以上海话“大家好”开场,并表示:“上海是我出生的地方,电影是我一生的梦想,有了这两样的我感到幸福。电影见证了我最好的时光,谢谢电影。”

  今天有消息证实:10月30日,美丽了一生的夏梦辞世,而天堂从此又多了一个优秀的女演员。

  都说春梦了无痕,夏梦却有痕。年轻的时候,夏梦是公认的奥黛丽·赫本的“东方版”。似水流年,韶华老去后,她依然是公认的“最美丽的祖母”。

  夏梦原名杨蒙,出生于上海,1947年移居香港,就读于玛利诺女书院。在校参加《圣女贞德》等舞台剧的演出。1950年加入香港长城电影有限公司任演员,主演《禁婚记》《娘惹》《门》等影片。其主演的影片中包括在香港国际电影节备受赞赏的古装悲剧片《同命鸳鸯》、越剧戏曲片《三看御妹刘金定》、《金枝玉叶》和她反串演出的越剧戏曲片《王老虎抢亲》。夏梦在《金枝玉叶》《三看御妹刘金定》《故国春梦》等老影片中的每一次出场,都是一次惊艳,也自然轻轻松松将当家花旦的头衔收入囊中。

  远不止此,多才多艺的夏梦在1982年监制的《投奔怒海》和1984年监制的《似水流年》,分获第二届和第四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奖。

  难得的是,夏梦圈里圈外口碑出奇地好,在绯闻满天飞的娱乐大染缸里浸染多年,她依然出淤泥而不染,一朝嫁作人妇,相夫教子,平淡满足。

  并非没有过故事。因为美丽太有杀伤力,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曾为她犯起单相思并留下一段文坛佳话。此人就是金庸。金庸唯一一次担任编剧的电影剧本《绝代佳人》,由夏梦主演,无奈夏梦此时已成人妻,终究没有成就才子佳人的佳话。 然而,金庸大师并不就此罢休。他把夏梦带进他的每部作品中,《射雕》里的黄蓉、《天龙八部》里的王语嫣,无论一颦一笑,都有夏梦的五官影子或夏梦的性情。也唯有此,金大侠也终于能在“纸上谈爱”。

  未出嫁前,夏梦曾与越剧电影《红楼梦》的导演岑范有过一段纯真之恋。数年前,当时尚在人世的岑范曾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回忆这段封存内心多年的往事。

  和夏梦一样,岑范也出生在上海人。1946年,应南洋公司邀请,朱石麟要去香港拍《同病不相怜》,希望岑范能作为他的助手同往。20岁的岑范同往。在香港,岑范除了担任编剧、导演等,还出演了多部电影,如和胡蝶的《春之梦》、和白光的《蝴蝶梦》、和夏梦的《禁婚记》等。

  夏梦是个口碑极好、才质俱佳的影星,适逢花样年华。她和岑范同在一个公司里,平时的接触让两个优秀的年轻人互生爱慕,但谁也没有说破,始终保持兄妹般纯洁友谊。

  1951年,岑范回国投身于新中国的电影事业。当岑范跟夏梦说他要回家了,夏梦不加考虑,当即说,她也要回家。

  此时,夏梦的全家都在香港。一个女孩如此勇敢爽快地作出决定,其中包含的意思让岑范感动不已。

  那时,从香港回内地要办通行证,这不是件易事。岑范辗转从广州的亲戚处拿到一张通行证,有效期是“1951年9月4日至9月7日”,夏梦说,她的通行证,公司已答应了会替她办妥。9月6日,岑范如期踏上归程;夏梦承诺,一俟拿到通行证即回来。

  这一别,直到1955年,两人才在北京北海公园相见。原来,长城公司对夏梦的承诺只是搪塞。回国后,岑范陆续收到夏梦的五封信,岑范也回了五封,因有人从中做手脚,夏梦却一封都没收到。造化弄人,4年后重逢,夏梦已作人妇。在香港,她有了一个幸福家庭。

  岑范却终身未娶。他曾亲口坦承,假如没有认识过夏梦,他也许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跟某个女子结婚生子。“但是我认识了夏梦,别人就跟她没有可比性了。我们之间没有谁辜负谁,而且始终保持着兄妹般的纯洁。”

  “夏梦的美貌还是其次,她的心地更美,非常善良。”回忆当年的红颜知己,岑范不胜唏嘘,“有一回,我们几个人在海里游泳,我的脚被礁石上的寄生物割了一道大口,鲜血直流。有人打来一盆淡水,夏梦当即蹲下来要给我洗伤口,被我制止了。她一直说要来看望我母亲。1955年,她到北京后便到西直门看我妈。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她好几次特意从香港专门给我吃素的母亲邮寄罐头花生油过来。”

  (图片来自网络,题图为82岁的夏梦。编辑邮箱:)

Copyright © 2002-2017 桂来达资讯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