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达视角丨非法定继承人可以继承? 丧葬费是否属于遗产? 遗产吗?

生活随笔 2019-07-11105未知admin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原标题:展达视角丨非法定继承人,可以继承遗产吗?

  被继承人无法定继承人且未留有遗嘱、遗赠抚养协议的情况下,非负有法定赡养义务的人对被继承人的生活起居照顾较多的,可依据继承法第十四条的规定适当继承财产。

  刘某与李某为忘年交好友。李某与其前妻育有3个子女,其中2个子女在国外生活很少回国,在国内生活的儿子李1也较少与李某往来。刘某觉得李某可怜,便把李某接到家中与刘某一家共同生活十余年时间,刘某一直细心照顾其生活,直至李某于86岁高龄病故。丧葬费是否属于遗产李某故去后,留下一套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房屋及银行存款207781.95元。李某病故后,其房产及银行卡均由刘某保管。后李某在国内的长子将刘某诉至法院,要求和弟弟及妹妹三人共同继承被继承人的全部财产及抚恤金、丧葬费。刘某同时向法院提出反诉,称李某认自己为养女,要求继承李某名下的房屋,分割李某的银行存款207781.95元及因死亡而产生的一次性抚恤金159032元和丧葬费5000元。

  刘某为证明自己是李某的养女并尽到了赡养扶助义务,向法院提交互认父女协议书,提交了户口本、社区居委会证明、医院入院记录、输液记录单、殡仪馆骨灰寄存协议、注销户口登记告知书、办理注销户口须知等证据。此外刘某还声称对诉争房屋有出资行为,并申请证人出庭。经法院询问,原告表示没有和李某居住在一起,但经常去看望李某,李某确实是和刘某一家居住在一起的,不清楚共同居住的开始时间,但每次去的时候李某都是和刘某一家居住在一起,李某去世后丧葬费是刘某出的,因为证件都在刘某处。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李某的遗产范围是否正确以及遗产的分配问题。

  《中华人民国继承法》第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根据本案调查的事实,李1、李2、李3为李某的婚生子女,为其法定继承人。刘某称其与李某形成养子女关系,刘某生于1966年,于李某2001年认识,关于养子女的主张与我国收养法关于被收养人不满十四周岁的规定相悖,故法院对其前述主张不予采信。

  关于李某的遗产,诉争房屋登记在李某名下,刘某称其对前述房屋有出资行为,仅申请证人出庭作证,未提交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故法院不予采信,法院认定诉争房屋为李某的遗产。李某名下存款共计207781.95元亦为其遗产。《中华人民国继承法》第十四条规定: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配给他们适当的遗产。根据本案调查的事实以及双方的陈述可以看出,李某与刘某共同生活十余年,患有多种疾病,去世时已达86周岁高寿,故法院认定刘某对李某抚养较多,可以分配给其适当的遗产。《中华人民国继承法》第十三条规定,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有扶养能力和有扶养条件的继承人,不尽扶养义务的,分配遗产时,应当不分或者少分。而根据案涉材料亦能够认定原告李1对李某尽到了一定的赡养扶助义务,被继承人其他两位子女长期定居国外对李某并未尽到应尽的赡养义务。本院认为综合本案情况、丧葬费是否属于遗产相关法律规定及当事人诉请,对于诉争房屋原告李1占33%,刘某占23%,李2、李3各占22%;对于李某的存款李1、李2、李3、刘某各占25%,较为适宜。

  虽抚恤金和丧葬费性质上不同于遗产,但系因被继承人死亡而产生,且在被继承人近亲属间分配,其产生时间同于遗产,因此出于诉讼便利考虑,法院认定抚恤金和丧葬费可以在本案中予以处理。因抚恤金和丧葬费不属于遗产,刘某非李某的近亲属,故刘某无权参与分配此两项款项,应由被继承人三位子女享有,各占三分之一。

  根据《中华人民国继承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据此,不具有法定赡养义务的人对被继承人生活起居照顾较多的,可适当继承被继承人的财产。而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尽了较多扶养义务的人则通常是指被继承人的同事、朋友等,对被继承人无扶养义务,但由于某种原因,负有法定扶养义务的继承人对被继承人并未尽到全部义务或被继承人无法定继承人的,而此类人却对被继承人提供了较多的照顾。

  对于尽到主要赡养或扶养义务的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对被继承人生活提供了主要的经济来源,或在劳务等方面给予了主要的扶助的,应认定其尽了主要的赡养义务或主要扶养义务。”具体而言,对被继承人生活提供了主要经济来源是指经济上给予被继承人生活费、丧葬费是否属于遗产医疗费等方面的资助,生活上对被继承人经常照料,且此种行为具有长期性、经常性。随着社会经济水平的提高和老龄化的加剧,法院在审查是否尽了较多扶养义务时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满足对被继承人经济上的供给和生活起居上的照料,还开始重视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对老人的陪伴和精神上的慰藉,同样也是一种扶养行为,司法裁判对此予以了积极评价和回应。因此,认定尽到主要赡养或扶养义务还应考虑在精神上对老年人是否存在陪伴与抚慰。

  本案中,被继承人无直系亲属在旁照顾,当事人作为被继承人的朋友,十几年坚持对被继承人的生活起居给予照料,对被继承人进行了细致和充分照料,并给予其精神上的慰籍,使被继承人在年老独身的情况下安享晚年。被继承人身故后,当事人还承担了丧葬义务。据此,应认定当事人对被继承人尽到了主要扶养义务。根据《继承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当事人可以适当继承被继承人的财产。

Copyright © 2002-2017 桂来达资讯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